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竹的博客

一个不愧负其名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从事影视、编剧,陕西西安作协会员,陕西诗词协会会员,写诗是心灵的寄托和抚慰!

网易考拉推荐

(青竹荐阅)论诗歌的灵气  

2014-12-20 18:15:11|  分类: 青竹荐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诗歌的灵气
    文/ 苗雨时
 
        所谓诗歌的“灵气”,按照我们的理解,不仅是指作品所显示的诗人的聪敏和才智,更主要是指导艺术对生活本身的幻化关系,诗来源于生活,但应具有高于生活的另一种境界。空灵美的张杨是中国传统美学不同于西方美学的一个重要特征。孟子说:“充实谓之美”,但接着又说:“充实而有光辉谓之大”,“光辉”即“灵气”。老子也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些话都可以说明诗歌应该具有空灵美。它要求诗人在创作中注意虚实结合,养空而游,尽量造成一种空灵、动荡的境界。为了克服过去诗歌过分“泥于实”的弊端,近年来《诗选刊》一直倡导诗歌的“灵气”,使诗走向明显地呈现了一派云蒸霞蔚、意态纵横的艺术景观。一位艺术理论家曾说过:“一类艺术品中有活力的模式越多,它就越作为一个整体唤起生活,它就越光彩夺目。”当下刊物,不仅栏目林林总总,五色缤纷,而且创作模式、方法技巧、艺术风格及流派也显现了多样化的走向和流趋,但空灵美的追求则是它们整体性的特征。以创作方法论,象征主义,意象主义、浪漫主义、超现实主义等等,都使诗与生活拉开距离,造成虚幻的审美空间,即使是现实主义也显示出了高度概括的艺术超迈。先看象征,朱光潜先生曾说过:“所谓象征就是以甲为乙的符号,甲可以做乙的符号,大半起于类似联想。象征最大的用处,就是把具体事物来代替抽象的概念”。可以说,象征是站在生活与诗人之间的一棵树,映射生活,又超越生活;浸透主体意识,又外化主体意识。试以具体实例说明。苏历铭的《白色鸟》,写诗人站在蓝天之下望飞鸟“抖动着白色的羽毛/在我的追求中/远去”,“与那飞鸟相比/我已有一种朦胧的梦想”,但“我却不是白色的”,我只能“站在与飞鸟越来越远/越来越冷的季划里”。这里的“白色鸟”已不单纯是白色鸟,而是诗人梦想与追求的象征,白色鸟所负载是诗人的向往不能实现的惆怅情怀。其他的或写马、或写船,或写树,等等,都是以具体事物,反映不同的生活,表现诗人不同的情感和理念。意象技巧也是当前诗歌使用得比较广泛的一种技巧,按庞德的说法,“意象是在一瞬间表现出来的理性与感性的复合体。”意象作为一个审美中介,它的形成,是诗人对生活的一种精神超越,例如,柯熙的《一条清凉的树枝伸向大海》,请看第一段:
 
 
大海一起一伏
这时是纯洁的鱼群和你共同用鳃在呼吸
一条清凉的树枝,带着花
不断地延伸。它们美丽的倒影
含着徽笑的蕊,随黑暗发光的泡沫
消失。
树梢伸到蓝色的水城。
你和世界最湛蓝的地方相通。
海的至深处
万千朵鲜花拥簇着一座蓝色的宫殿
 
 
        在这里,既有海浪、树枝、泡沫等的意象串连,又有海上花、水中影与海底花的意象迭印,而这一切以“你”的感受来贯穿。仿佛一面明镜,一翻转就幻化出一片五色斑谰的大海,传达出诗人激荡而又深沉的心境。真正象西方那样的超现实主义的作品还没有,但借鉴它的某些特点又加以创化和东方化的形式却是存在的,例如某些写较为深层的意识流动的诗作。至于赋予生活以大胆奇妙的想象则比比皆是。章德益的诗一向以想象的宏大与奇特著称,《过渡地带》、《向往候鸟》就显示了波诡云谲、大开大合的特点。一般的青年诗人也都能写得不呆、不滞,诗意葱茏,生气远出。例如胡玥的《爱情从一棵大树开始》:“此刻我站在秋天的尽头 象一棵树/回望生命的过程/家、爱人和孩子这些显而易见的果实/挂在我一生的树上,饱满而沉重”。这样整体性的比喻显然是富有想象力的。一些诗直写现实人生的特点,例如象这样的警句:“沉默,也许会是一切,人生就是这样:淡时很浓,浓时愈淡”。(邹玉华《这就是人生》)“山音有真意呵山音是诗/每一缕都与我心音相连……”(刘向东《我在山音里与大山交谈》)等等,这些都极大地提升了生活,使平常事物放射出光采。
        在建构阔大而诗意充盈的审美空间时,诗人们调动了大量各式各样的技巧:含蓄、空白、通感、反讽、穿越时空、断层推进、立体建构等等。这些都有利于空灵美的实现。何香久的《诗三首》,以古代诗歌中的诗题、诗句、诗意为构思的导引,打破时空界限,融古今于一炉,与古人直接交谈、对话,发思古幽情,想现实之人生。例如《陌上桑》:“长在汉乐府里的/那一株桑树/又在城南隅/绿了第几个阳春/罗敷/我等你来采桑”。《梅子》:“那一颗梅子/无奈地熟在晚唐”。《邀骆宾王听弹》:“那只蝉是您的好相识”,“宾王老伯/您听那是您的心在喝着/——悟了/——悟了/——悟了”。这些诗句都写得意趣盎然、意蕴深沉。路漫的《横渡半城黄土》,诗人在历史的寻找中找到了中国人传统的生存方式和心理结构,那就是“双脚深陷于土”,而且有着黄颜色的梦,并由此发现了民族的图腾:
 
 
黄色的泥:于火中进化成一只鸟
爪子抓住黄土
翅膀扇动黄风
眼睛朝向黄天之上
 
 
       这首诗突出的特点,在于以图腾为核心的主体建构:一是层层推进,一是时空交错。请看:“水:一种声音。流动了七千年/七千年:流动着月的声音。女人的声音。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这样的诗,横贯历史的时空,以开阔的思维蕴含丰厚的内涵,为读者提供了极好的进行二度创造的机会,极大地拓展了他们的想象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