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竹的博客

一个不愧负其名的人

 
 
 

日志

 
 
关于我

从事影视、编剧,陕西西安作协会员,陕西诗词协会会员,写诗是心灵的寄托和抚慰!

网易考拉推荐

(青竹荐读)说说“糖水散文诗” 文/老勰  

2015-09-29 09:36:57|  分类: 青竹荐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糖水,即加了糖的水。甜腻、舌尖痛快,多饮对健康无益。摄影界有“糖水片”之说。喻指利用三角架静态风光拍摄或静物影像摆拍所得图片。这些“糖水片”讲究主体在一定时间里的光影明亮而忽视背景的照相技术。人文或纪实摄影家鄙夷这种摄影,批判此种摄影只注重华美亮丽而忽视现实主义内蕴,带给观者的,是表层假幻、一触即破的幻影,也是最不见功夫的没有思想的摄影。我对“糖水片”的反感是因了它们毫无... (青竹荐读)说说“糖水散文诗”   文/老勰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糖水,即加了糖的水。甜腻、舌尖痛快,多饮对健康无益。摄影界有“糖水片”之说。喻指利用三角架静态风光拍摄或静物影像摆拍所得图片。这些“糖水片”讲究主体在一定时间里的光影明亮而忽视背景的照相技术。人文或纪实摄影家鄙夷这种摄影,批判此种摄影只注重华美亮丽而忽视现实主义内蕴,带给观者的,是表层假幻、一触即破的幻影,也是最不见功夫的没有思想的摄影。我对“糖水片”的反感是因了它们毫无思想动机的表象,无法“对接”社会现实或人的生活本态,更遑论其能反观内容本质了。有的摄影家玩了一辈子专业,却只能是糖水片的一遍遍的复制者。有的摄影家虽不著名,却以大量的影像事实记录了多种民生本态。读图而知天下苍生。一图在手,民生罄现。目之为骇,神之为夺。关注人性的摄影,牵引出许多人生感喟,是真正的摄影。

       引申到散文诗创作,也不泛有“糖水”之作。糖水散文诗即是个人小情绪小情感的抒写,或是对风物的描摩。类似于风景描写,没有思想也没有思辨,不痛不痒。却是大量的充斥散文诗坛。貌似唯美,只是糖水而已。散文诗发展到今天,虽然有了一些可喜的探索。但是一些诗人却仍在批量生产同一型号同一品质的“糖水散文诗”——这种甜得发腻娇情的散文诗根本没有“文本”可言,也是阻滞破坏散文诗发展的罪魁。“糖水散文诗”对当下散文诗文本探索是有伤害性的。它没有对“题材”的考量,更无实际对症现实的蛰痛和触碰,也就无从谈起其重要的思想内蕴。这样的散文诗人,只对花草树木蓝天白云江河湖海溪草原大漠风光进行空泛的赞叹有如初学写作的学生景物描写,其创作的浅层化、表面化和同质化的不痛不痒,是这类散文诗创作的一个标识。而批量的生产家们纵然写了一辈子也只能是类似的一章不断翻新而已。一部或多部散文诗集只读一章便知全部内容模式,是没有意义无可嚼味的写作。《发现文本》以公正的文学立场,没有对这样的文本进行例举细读析评,哪怕再著名再拿这个奖那个奖再四处参会露脸的也决不纳入细读范围。因为其文本中没有任何可能析出的思想。出于情面我真的想选其一两章来作细读析评,可怜的是我没有发现此类诗人哪怕有一章批判现实主义抑或对人性追问及对社会指谬的作品。作品一概是风景慨叹。我认为这种千篇一律“糖水散文诗”如何再继续被推崇、被无原则地追捧下去,是对一个正在发展的创作文本是有阻碍性的。

       而散文诗文本的主体涵容量是巨大的,它所起到的能指喻象是极其出色的。

       一是散文诗的批判现实。耿林莽的《遗忘》,诗人有意设置许多“凋敝的”意象,旨在警醒或提示。我们可预感到的是:诸多表象的不确定性,会被诸多内在求证打破。文本暗示了历史的见证者也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其本质也与“古屋”一样,是破蔽的、伪饰的、不堪一击的一个物象存在。诗人想通过对虚拟历史“触摸”,求证人类到底有没有“神的救世”?结果可能令人失望。李松璋《鼠皮天空》标题有荒诞意味,让人猜测、联想:鼠皮。天空。二者本不相干,也无从联缀。诗人突破常规,展开想象,让另类幻象这般呈现,起到了“陌生化”诗艺效果。这样联缀,在我看来,有着绝妙的喻指。陈劲松的文本注重体现出“让文字能够抵达时代的疼痛”。《一棵树》有金石之音风云之气。小叩大鸣。有现实意义指向和道德的批判力量。

       二是散文诗要有灵魂剧场的触痛。比如昌耀的《一个青年朝觐鹰巢》,这是他“流放”岁月写的一章很有宗教意蕴的散文诗。诗中展开的是这样一幕:孤寂的“我”,为了寻找那些“大山倨傲的隐者、铁石心肠的修士、高天的王”,只身来到了群鹰集聚的山中,“朝觐”这些他内心崇仰的“贤人、士子、学问家”,渴望能被这上天的“神灵”接纳。这种“朝觐”有着悲怆之感。事实上“流寓人间的我”对这些“高天的王者”所居之高处,是时日很久的“心怀向往”。因为那定然是一些高高在上的、神性的生命灵魂,人间难以企及。也是对“身份”和怀疑。《傍晚。篁与我》《听见响板》也是“看”与“被看”的主客体命运的互相审视、对自身个体生命存在的“怀疑”的经典之作。周庆荣的《三人剧》将历史上的三个朝代的代表性的人物放在了同一个时空,进行灵魂的对话。这不能说不是开拓了散文诗剧最佳的典范。《三人剧》以“多声部”或者交响式的组合,以复调罗织和构合了一个立体不是单一的审美取向,这种试验积极的,折射了人与国家的命运关联。同样的主题写出了不同样的感触,也在检验着中国散文诗人的思考方向。如:周庆荣的《英雄》。“从今天起,我告诉每一个我见到的人,他们都有各自的英雄的祖先。”“那些种玉米、种水稻、种麦子的,你们温饱了众人,我称你们为英雄;那些栽植果树、种下蔬菜的,你们使众人的生活有了丰富的维生素,我也称你们为英雄;那些让我想起古代商贾的,你们把门打开,整个世界都可以自由地进出;还有那些给众人补钙的,你们坚强了众人的腰杆子。我怎能忘了你们? ” 英雄概念,周庆荣有了泛化,也将原有的英雄“不可知论”与“神秘性”,彻底的进行了更替和颠覆。它完全不同于玻利维亚诗人弗雷伊雷的《英雄》,那个“英雄”是个手持刻刀,雕出了一个完美的士兵脸庞肖像式的描述,是以个体喻示整体、以奇异之光泽照临出来的民族英雄,是战场上杀气腾腾的血性英雄。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的《英雄》,是“装在我的忧虑里”“横逆之下佝偻着腰的人,是挨第一下鞭子就尖叫的人,是把人生看作没有阳光的潮湿地窖、不会笑的沉郁的英雄”,以及希腊诗人埃利蒂斯的《英雄挽歌》,是在一场战役中悲怆牺牲却又在上帝那里得到复活的英雄。隐喻效果是“糖水散文诗”不能比拟的。

       三是散文诗可以“小中见大”。如庞白的《这里是大海》。“以物事的本质而不是升华呈现,用天底下最巨大的咸涩和苦难覆盖生命同时为生命守灵——这里是大海!”小叩辄发大鸣!其凝炼的诗句似纡实直,似易实难,如同大海绵绵无尽的内力,推涌着“巨大的咸涩和苦难”,吞没掉历史、现在与未来,吞没掉一切的一切。赵俊涛的《大鸟》,一个是天上的,一个是地上的;一个俯瞰、遮住,一个仰视、被遮住。这里,神奇的指向,秘示的隐藏。这大鸟表现族群内心与天之间存在着的灵魂感应。它可能是一种保佑的隐喻或象征。

       四是散文诗可以对“现实象征主义”进行隐喻。如灵焚的《面对山我不能说出赞美》,灵焚对山的抒写过程,是人类集体价值观的“寻证”过程。有历史感、也有现实观。它蕴含的意义远非一般意义。是有关大时代“世界图景”的考量。灵焚向人类冷凝地道出了自己的思考:一座高山,不该成为迷障目光和心灵的存在,更不能成为盲目的赞美的存在,需要我们有清醒的头脑来厘清。再如胡弦的《窗外》。“窗外”的事物,也是心外的事物,是易变的。就在诗人一瞬间触及的事物面前,其本质会发生着改变。这是诗人怀疑的地方。但更多的则是有意识创造一场“人生转眼离开”的喻义。所体现的,是人的精神与肉体、以及精神与肉体之外的事物,最后终将被时间带走的客观。胡弦对“宿命”虚无探索也有很多。唐朝晖的《梦语者》之《瓷》。“瓷”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一个抒情载体。不同的时空,会让不同的感受呈显出它的玲珑与多义。“瓷”的永久性是值得怀疑的虚幻之证像。诗人灌注的理念,通过一个物件透显出来。有时,我们极易被某种现象迷惑,这个表面光洁可爱的现象下,却是愚钝的目光。那些极易散尽的物象,是实体,也是幻象。“碎在瞬间”,还原了事物存在的真相。

       五是散文诗更需有大时间观或宇宙的酷烈感,即生命意义存在的思考。阳飏的《贝叶经》从贝叶经的传承看文化灵魂的永恒。时间的碎片也会重新凝聚在一起,微弱的光焰也会成为烈火。一切神秘性的存在,就隐藏在人们不敢正视的事实之中。西藏本身就是一个有着神秘存在的纯净之地。贝叶经的存在,必是能在这样的地方,在寺院的宫殿里,得以存活。诗人在这里以“太阳紫外线”喻示对神秘性的探查,打造了纯粹的隐喻语境里,或许只有诗人能读透其存在的必然。“想要看见和看不见的”是人类的可知与不可知。“血”是人类传宗接代的喻象。用在这里,就有着人性化。“光”其实如同血脉,以“血的形式”传达。这是一个绝妙的意象之喻。唐晋的《侏儒记》是对人类“精神矮化”进行无情的剖露和批判。他用诗的手段,陌生化的语言效果,以纵横捭阖的冥思焊接人类的历史、现实和未来,思考的水光在断裂与接续间不停穿越、弥漫。他用世界在时间深处毁灭的本相,追问人类未来存在的可能性。在未来或者现实里,我们都是时间的小侏儒,在庞大的时光之原野上苟活。尽管这些“小侏儒”站在大鸟的背上,但永远无法摆脱兑变的命运。唐晋是要用诗说明:“侏儒纪”是存在的,就是我们现实所处的欲望世界。在欲的世界里,你我他都是被迫现世的重压而兑变成了物质的侏儒、精神的小人。

       以及王志清怀古鉴今《心如古铜》、喻子涵典故解构人神距离《中国汉字意象》、宋晓杰“观物取象”生命精神析理《大雪,一群白鸟姗然而至》、青蓝格格对人类的怀疑《无法逾越的姓氏》、陈计会历史人物《岩层灯盏》精神意像准确把握,郑小琼的生活直觉与顿悟《蛹》,崔国发《马》意象的纵深开掘,成路历史事件诗电影般抒写《时间的王朝》,语伞庄子哲学与现实心灵融合《在庄子的蝶翅上舞蹈》,爱斐儿废墟历史对现实的镜鉴《废墟上的抒情》,亚楠对对山谷神性体验《北风吹》,马东旭豫东平原苦难的批判《申家沟》,徐俊国童心对自然生命价值的认知《自然碑》,栾承舟诗意把脉典藏地域文化《断桥》,方文竹对“权威”理念荒谬的揭批《开启》、卜寸丹对资水之源的故土感怀《物事》、水晶花对大地影像对映内心的《大地密码》,以及莫独对哈尼村寨的审美,亚男“澄怀味象”的打捞古诗意境,周根红内心河流喻象大生命崛动,梦天岚写当代人精神失落的社会批判,堆雪西部铿然特质的爆闪,转角在卑微灵魂里注入独特的思考、李俊功曼畅中原乡村的诗意怀念、郭毅从“鹰”到关注地面的小虫豸天地世界、扎西才让王小忠牧风陈拓花盛王力等甘南诗人对宗教文化和地域传说的结合,等等,都很好展现了散文诗的风采。而以少量、出手不凡思考型的诗人的散文诗创作,也胜过以量混名的糖水散文诗人一生写作。阿信《一座长有菩提树的小院》、陆健《荣县啸台》、金铃子《当太阳普照》、大卫《谁能把这只鸟喊醒》、宋长钥《一个男人眼里的青海》、王妃《身体里的词》、王西平《羊的哲学》、川北藻雪《C笔记》、黄曙辉《把那些多余的赶走》、夏花《凰兮凰兮》、潘云贵《耶路撒冷》、北野《身体里的棋局》、夜鱼《波纹里的人》、白月《刀的想法》、张威《本草词章》、缪立士《我想让世界静一点》等等。

       巴尔加斯·略萨认为“景物描写不是创作!”他认为景物描写只是写作者的本能,是作品为了烘托气氛的背景抒写,有如舞台幕景的一个小小细节陪衬。作品诞育的思想才是创作。当然巴尔加斯·略萨是针对小说创作而言。但我认为对于散文诗文本同样。事实上,“糖水散文诗”不只是当下存在,上世纪就存在。这些作品无法抵达高度,他们以“模子烙饼式”批量生产出大量作品。不客气地说,拥有这种写作本事的著名散文诗人写了一辈子也难出一章佳作(当然也有的糖水散文诗人偶尔写一两章有思想的作品,仅此而已)。那么糖水散文诗到底有什么特点呢?即作品没有隐喻、没有借指、没有思辨、没有高度、没有针痛现实的诉说、没有对社会问题的承担和批判,只有无节制描述风景、发点儿小感慨,小神圣感。无一例处地复制着细节、阐述着感官直觉。有意将可以形成整句的一句段拆分成若干个句子,分段变幻“队形”,做得很“像”散文诗,实际上只是“散文诗模型”而已。同时又在语言矫情、耍弄小技巧,整体拖沓充满水份,使创作流于浅显、一般,此等命题作文式的景物情感描写随时泛滥的作品却有发表的市场,且总会进入一些没有判断的编者的“法眼”。当然,编者也存在着散文诗的模糊认知,甚至根本就没有任何理论根底。对于创作者来说,你很难从此等诗人的作品里找到其独特的思想立场,更遑论有什么判断性的思辨。他们不温不火,更不想让文字与政治生态与民生苦难牵扯以及总是歌颂,对现实之恶熟视无睹,对民生之苦漠不关心,更不会有质疑、批判和担当——他们的创作,没有对整体人类的体恤和关怀。这是由此类散文诗人在现实面前名则保身、在群体生命面前妄自尊大、自命不凡、知识浅薄决定的。

    (文中引例佳作若有遗漏,敬请谅解)

     

     

    (青竹荐读)说说“糖水散文诗”   文/老勰 - 青竹 - 青竹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